畢業生說| Σ{寶藏資源,真研實學}=繽紛的上科大成長日記

ON2020-05-18文章來源 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CATEGORY新聞

荊玉琢

信息學院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2016級本科生

在校榮譽

2019年校優秀獎學金、2019年校“三好學生”稱號獲得者

錄取收獲

獲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加州大學歐文分校、加州大學圣克魯茲分校、威廉瑪麗學院四校全獎PhD offer,最終選擇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繼續攻讀計算機科學博士。

【01】偶然,緣起SIST

我還清晰地記得,高二暑假的時候,班主任發來了上海科技大學夏令營的報名通知。上海科技大學?一個新穎的名字出現在我的面前,懷著一探究竟的好奇心提交了報名申請。

未曾想,就是這樣一個偶然的機會改變了一切。

在夏令營中,隨著教授們風趣幽默的介紹,一所令人耳目一新的大學展現在眼前。“與國際接軌、前瞻性的辦學理念、小規模高水平、一流師資力量、學業導師制、英文教材、英文授課、3+1交換生機會......“這些吸睛信息具有強大的沖擊力和感染力,令我深深地迷上了這所學校。

各種機緣巧合,最終讓我選擇來到了這里,開啟了令人終生難忘的大學生活。

伯克利暑校在舊金山金門大橋(圖左為荊玉琢同學)

【02】學海,其樂無窮

剛入學就聽說上科大“無水課”,每一門都是硬核課程,專業課更是如此。想要獲得高學分,平時成績和考試都至關重要。想要平時偷懶、考前沖刺?在這里肯定是行不通的。

在我看來,上科大的課程有兩個特點。首先,上科大的專業課都選用英文教材,其中不少課程選擇全英文授課,這既保證了專業術語的準確性,也消除了我們閱讀外文原版教材的障礙。很多專業課的教材和課程項目都采用了國際頂尖高校使用的原版材料,比如《計算機體系結構》就是采用了UC Berkeley CS61C課程教材,《線性代數》教材采用MIT Gilbert Strang教授編寫的外文教材。其次,課程體系設置成系統化,能極大地調動學生的自主能動性和創造力。

在大一的《計算機編程》課中,我們就接觸了兩門編程語言:一門是靈活通用的Python,既適合作為入門語言,又在當下熱門的計算機視覺、深度學習等領域有著廣泛的應用;另一門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Rust語言,雖然一開始覺得復雜又難用,但經過實際應用,我理解了其背后的設計哲學,深刻體會到其優勢的一面。學習過程中有一段令人激情澎湃的經歷至今難忘。《計算機編程》下的每一個作業都對應一個scoreboard,誰最早AC所有測試點就能排在榜首。為了爭奪榜首,同學們爭先恐后地比拼“碼力”,我甚至還專門開發腳本實現自動檢查更新、自動用git提交寫好的代碼。每當我第一個完成新布置的作業,內心總是有著無比的喜悅。

《計算機編程》課程第一個AK所有作業

大三時我選了好幾門計算機系統專業課,每門都有著不少的代碼量要求。從一開學,電腦桌面上的To-do-list就被deadline占滿。每到周末有了大塊空閑時間,我就和隊友搬著電腦去宿舍樓的活動室,邊碼代碼、邊討論難題,還忙里偷閑分享收集的新歌單,雖然緊張忙碌,但“造輪子”的時光依然非常快樂。

在我專長的計算機系統領域,成體系的課程內容和項目是打好計算機系統基礎的關鍵。有了對知識體系的了解和對未知領域的學習探索能力,每個學生都能夠獨擋一面。

在《編譯原理》課的課程項目中,我們實現了從源代碼到MIPS指令集機器碼的編譯器;《計算機體系結構》課中我們自己動手“畫”出了一個CPU,能真正運行編譯好的MIPS機器碼;《操作系統》課中我們又基于框架代碼寫出了一個能在x86處理器上運行起來的操作系統;而《計算機網絡》課更是沒有任何技術選型限制,讓我們利用聲音信道從物理層開始從頭搭建一個完整的網絡棧,經過艱難的摸爬滾打,最終實現了即使以電話撥號上網的緩慢速度也能從相隔千里的FTP服務器下載一個完整的文本文件的功能。底層的計算機系統沒有絢麗的圖形界面,我們在黑底白字的文本用戶界面中不斷摸索、試錯,看到屏幕上顯示出正確的結果,就如荒漠中發現寶藏一樣令人興奮。

系統地學習了這些領域基礎課之后,我們時常開玩笑說信息學院的學生能“從硅的提純開始搭一臺計算機”。

專業課以外,讓我印象最深的便是創藝學院的《現代藝術導論》課和《音樂劇》課。《現代藝術導論》從人類文明的起源開始深入淺出地講解藝術與設計隨年代變遷的發展進程,跟隨著梵高的筆觸感受《麥田上的烏鴉》的陰郁與絕望,跟著密斯·凡德羅欣賞大師級的建筑設計。《音樂劇》則帶領我們徜徉在經典音樂劇的殿堂。結課的匯報演出更是讓我們親身體會到音樂劇表演的樂趣。這樣的課程設置讓我們這些geek們也能感受到濃濃的藝術氛圍。

《音樂劇》課匯報演出

【03】TA,也是歷練

除了良好的學習環境,學校還為本科生們提供了走上講臺的機會。大一上學期學習完編程課之后,我在大一下的信息科技導論課中做了編程部分的助教,雖然只有一個月時間,但創造了已知最早擔任助教的記錄,也為我后續的助教工作積累了寶貴的經驗。接下來的各學年中我還分別擔任過計算機科技導論、算法與數據結構、操作系統課程的助教,多次登上討論課講臺。

TA的經歷讓我收獲頗豐。每次討論課之前,我都要精心準備,不僅要進行復習,還要深挖和擴展,以便能夠為同學們現場答疑解惑。這個過程使我對專業知識的掌握更加扎實。TA也是一個演講和溝通的舞臺,既鍛煉了我語言表達能力,又提升了在眾人面前展示自我的能力。

【04】科研,奮勇開拓

研究型的上科大為同學們提供了提前進實驗室的寶貴機會,學生在本科階段就能進入實驗室、跟著導師和研究生師兄們進行前沿研究,這種機會在國內大學里是不常有的。

在大二下的《計算機體系結構》課中,聽著師澤仁教授的講解,我逐漸解開了自己從小到大對計算機工作原理未解的疑問。隨著神秘的面紗被層層揭開,我發現了自己對底層系統的熱愛,于是決定加入殷樹導師組從事存儲系統的研究。

剛加入實驗室的時候自然是一頭霧水,不僅對師兄們日常使用的各種專業術語感到摸不著頭腦,還對未學過的《操作系統》中的概念一知半解。但在每周組會和討論中、師兄們耐心的解答中以及自學論文的過程中,我逐漸開始理清了頭緒。

進入實驗室——赴長沙參加ChinaSys討論會

我跟著師兄一起著手解決機器人操作系統中的一個性能問題,開啟了每周碼代碼、讀論文、寫周報的循環。每次遇到難題時,我總會先想方設法自己解決,有時甚至深入操作系統內核研讀代碼,這個過程讓我不斷地觸及尚未學習的領域,學到了很多新的知識,也積累了不少獨特的實踐經驗。遇到設計或計劃上的問題時,導師也會經常找我們進行一對一的討論和指導,提供了很多寶貴的建議。參加專業會議也是一種提高的機會。大三時與課題組師兄一起前往長沙參加ChinaSys討論會,分享課題研究狀況,收獲到了國內系統領域大牛的寶貴意見。

項目論文的總結過程讓我對論文書寫有了深刻的認識,諸如論文的架構、每一段的內容、文章中著重突出的要點。實驗室中的研究經歷讓我了解到科研的不易,而系統領域的研究周期更長、出成果更難。在漫長的科研周期中,進度總會時快時慢,所以要能經受住考驗、堅持不懈、“坐得住冷板凳”,才能在研究中有所突破。科研中不小心會產生鉆牛角尖的現象,陷入在一個小的工程問題中而忽略了大局的現象,這也是研究中需要避免的。

實驗室的經歷,使我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為未來發展積累了寶貴知識與經驗。

【05】社團,繽紛多彩

Geek Pie社團為我的大學生活增添了不少樂趣。在這里我收獲了很多良師益友。

我多次與社團核心成員組團參加黑客馬拉松比賽,線上CTF比賽和線下信息安全對抗賽。每次參賽都能積累不少實戰經驗,也從其他學生身上學習到很多相關的知識,極大地豐富了我的知識庫存。

2019年下半年,我與GeekPie_HPC的隊員們一起參加了SC19 SCC超算比賽。僅前期準備工作就投入很多精力(硬件的選型、軟硬件的集群搭建、性能測試、代碼優化等)。團隊每周還會一起分析、總結、討論各種課題。決戰是在美國科羅拉多丹佛舉行,可以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隊伍一起比拼切磋。在和高手對峙中,我們能很快發現自己的長處和不足。就是通過一周又一周的賽前準備、賽場的臨場應變和賽后的認真總結,我們的經驗才會越來越豐富,我們的隊伍才變得越來越強大。我始終忘不了比賽過程中隊員們輪番倒班的情景,忘不了比賽過程中每一次超功率拉響警報、每一次突然襲來的斷電。

正是借助了上科大提供的寶貴機會,我才有幸親臨了超算領域的頂級盛會,從而擁有了非常難忘的一次經歷。賽后,我開始指導超算團隊的新生力量,希望為學校超算團隊的繼承和發展出一份力。希望上科大的超算團隊實力越來越強!

SC19超算比賽(右一為荊玉琢同學)

SC19超算比賽上科大代表隊與上海交大參賽隊伍合影

除了在Geek Pie中的活動以外,每周日晚參加的合唱團排練活動,也讓我在忙碌的生活中給自己找到一個放松的時光。我先后三次和團員們一起登上學校元旦晚會的舞臺,獻上精彩表演;也參加過快閃表演和多次匯報演出,包括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主題活動”中與學校管弦樂團聯手參與《我和我的祖國》的錄制。所有經歷的點點滴滴,都將成為我大學四年中珍貴的回憶。

合唱團元旦晚會

【06】畢業,使命繼續

畢業,并不是告別。上科大的理念、情懷和抱負已經深深地銘記在我的腦海中。畢業只是上科大使命的延續。下一步,我將前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繼續攻讀計算機科學PhD。走出校門,我們就是上科大的代表。“立志、成才、報國、裕民”——我們必將不辱使命、不忘根本,成就自己、造福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