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說 | 我沒有阿拉丁神燈,卻有上科大助我實現愿望

ON2020-05-19文章來源 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CATEGORY新聞

陳相凝

生命學院生物科學專業2016級本科生

喜歡旅游、攝影、鋼琴

來自山東青島,高中母校青島二中

大二加入胡霽老師課題組

國際交流期間加入哈佛大學 Florian Engert 課題組

畢業去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細胞分子發育生物學及生物物理學項目 Ph.D 全獎

仍記得大一開學典禮站在講臺上代表新生演講,內心充滿對大學生活的遐想與渴望,看著手中激昂的演講詞,似有滿腔熱血要為自己四年的青春留下非凡的一筆。

在大一開學典禮上演講

四年轉瞬即逝,回首這四年的大學生活,充實忙碌,處處挑戰,驚喜連連,但踏出的每一步,又神奇般地符合自己每一個“愿望”。所以,在上科大,只要努力,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一場比賽開啟學業規劃

我的第一個“愿望”,是參加一次學術比賽,而學校豐富的競賽機會讓我在大一就實現的了這個愿望。在為期近一年的 iGEM(the International Genetically Engineered Machine Competition,國際基因工程大賽)之旅中,在一個20多人的大團隊中,我第一次體驗了從設想到開題,再到實驗、結果分析、展示的全過程。我們的隊伍可以說人才濟濟,作為大一的菜鳥,我只能跟著學長學姐從頭學起,我有過實驗成敗的失落,見過深夜實驗室的寥寥燈光。最終,我有幸到波士頓的決賽現場目睹了來自全球各地參賽隊伍的風采,我們的隊伍也取得了優異的成績。

iGEM團隊合影

與隊友在 iGEM 大賽標志前合影

當然,我們也忙里偷閑參觀了哈佛、MIT 等世界名校。比賽結束后,我還參與了我校 iGEM 社團選拔培訓下一屆隊員的工作。這次參賽的經歷讓我見識了世界各地學子的思維,意識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學長學姐的指點也讓我開始思考自己大學四年最終的目標是什么,又該如何實現。競賽的意義不僅僅在于提高學術水平,更多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汲取各方面的信息和建議,為自己的發展助力。于是我有了第二個和第三個“愿望”——加入一個實驗室參與課題研究,以及再次踏入哈佛校園學習。

加入實驗室“當偵探”

我的第二個“愿望”在比賽結束后很快就實現了,在大二上學期加入了胡霽老師課題組,探究催產素神經元在焦慮情緒中對于社交行為的影響。

在胡霽老師和實驗室師兄師姐的指導下,我提前學到了神經科學的基本知識,掌握了一些實驗技術,也窺見了所謂科研的真實面貌。科研固然辛苦,每日反反復復的實驗,從最初的新鮮有趣漸漸變得枯燥無味。但是它也有神奇的魅力,當看到實驗結果,無論是否符合預期,和實驗室成員探討嘗試解釋時,感覺自己如同一名偵探在嘗試破解生命中的奧妙。

在我看來,本科生加入實驗室,并不是以研究成果為第一目標的,上科大給我們本科生加入課題組的機會,更多的是讓我們了解體驗科研的氛圍和工作狀態,看自己是否真的適合科研。

導師和師兄師姐其實都是寶貴的資源,在與他們的交流中可以收獲非常有建設性的意見和建議,實驗室的導師也會在我們的發展中給我們提供思路,助我們一臂之力。胡老師在我申請“3+1”國際交流時就提供了很大的幫助,我在第一次寫 Personal Statement 時毫無經驗,在胡老師的指導下進行了全篇幅的修改,最終成功申請到交流機會。

二進哈佛

大三下學期,因為上科大充足的國際交流機會,我實現了第三個“愿望”,到哈佛大學進行了“3+1”國際交流。在大雪紛飛的日子來到哈佛,第二次踏入這個充滿學術氛圍的校園,開始一段新的學習生活。在陌生的環境中,脫離自己的舒適圈,往往更能激發自己的潛能。

在哈佛自然歷史博物館

在哈佛的課程合影

在課程上,我選擇了神經科學、數學、干細胞、葡萄糖代謝等課程,并在開學的第二周就進入了哈佛大學以斑馬魚為模式動物的神經科學教授 Florian Engert 實驗室,在一名博士后的指導下進行斑馬魚社交行為學方向的研究。我的工作重點是行為學實驗和側壁投影技術,因此在研究過程中大量用到了編程和數學知識。

非常慶幸上科大的信導課讓我提前掌握了編程技能,雖然學習的時候非常艱難,幾乎是零基礎一夜入門,每天抱著電腦拖著信院大佬請教,但是在關鍵時候真的可以派上用場,甚至成為我的優勢。一年的研究其實并未涉及神經科學太多相關內容,更沒想到自己用到了很多之前從未想過的計算方面的交叉知識,依然收獲滿滿。實驗室成員來自全球各地,專業也各不相同,卻因為斑馬魚這種模式生物相聚在一起,探索行為和神經的未知世界。

在哈佛交換期間的實驗室合影

一年的科研,讓我意識到嘗試新事物的重要性。我們總覺得自己對于某個方向感興趣,甚至決心畢業后深造要繼續研究,有明確的規劃是好事,但是大學四年,我們了解的不可能面面俱到,也可能把自己熟悉的誤認為是自己喜歡的,會不會也因此錯失了更適合自己或者更感興趣的方向呢?適當嘗試新鮮事物,對于前途尚未確定的我們來說,或許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選擇。

擇校深造,我是這樣看的

我大學期間的“終極愿望”,是申請到一所世界高水平高校進行深造,而我最終選擇了約翰霍普金斯的CMDB(Cell,Molecular,Developmental Biology and Biophysics)項目。我是通過學校合作項目申請的約翰霍普金斯,也因此沒有申請其他學校。但是在經過各方面了解后,我認為這個項目滿足我的期望:實驗室人數少,與導師交流機會多,同時項目比較綜合,方向很多,可以選擇的余地大。這一系列特點,促使我選擇了這個項目。對于 Ph.D 或者 Master 的申請,每個同學都有不同的需求,我不認為排名靠前的高校就一定比排名靠后的好,而是要選擇適合自己的學校的項目,不僅要看方向是否合適,導師是否喜歡,甚至學校所在的城市你是否喜歡、氣候是否適宜等等都應作為考慮因素,為自己接下來少則一兩年、多則七八年的學術生涯選擇最好的歸宿。

回首:年輕的學校,為我實現了無數的夢想

回顧這四年大學生涯,不僅有井井有條的學業規劃,也有豐富多彩的校園生活。大一時我曾加入了舞蹈社,在元旦晚會上表演;上了攝影選修課,結課作業被選作了校刊封面,也從此喜歡上攝影,用相機記錄走過的地方;暑假社會實踐,我和隊友一起到云南大理挖色,發掘當地的民俗文化;大二之后也在閑暇時參加了很多志愿者活動;假期和同學去旅游;以及上科大同窗們日常的飯后校園閑逛,都會成為我們離開上科大后回憶中的一抹溫暖……

上科大舞蹈隊合影

在紐約看音樂劇

社會實踐合影

波士頓 sky walk 觀光臺

在上科大的學習生活是忙碌的,是辛苦的,也是快樂的,更是驚喜的。或許多年后,還會懷念從宿舍走到實驗室那條寬闊的大路邊茂密的鮮花和拐角處伸著懶腰的貓咪;會懷念我們窗凈幾明的課堂和實驗室里等待間隙的歡聲笑語;會懷念老師們的教誨和宿管阿姨食堂叔叔阿姨的笑臉;會懷念這所培養出一批又一批對學術滿懷熱情的學子的年輕學校,曾為我實現了無數的夢想。